世纪超讯
   | 登陆
新闻中心banner
首页 新闻中心 行业动态
新闻中心
联系电话:
010-68884025
在线客服
客户留言
QQ(图书馆) QQ(零售)
行业动态

零售企业纠结电价 寄希望于节能自救

2012年06月06日 10:14

 电价很疯狂

  布满卖场的照明灯具、飕飕吹着凉风的风扇空调、高速运转的冰箱冷柜,还有那用电“专业户”的冷库……在商超的运营成本中,来自电力成本的压力恐怕是每位管理者都能随时随地切身感受到的。

  北京超市发一年的电费支出是3000多万元,仅一个4000平方米的双榆树店一个月的电费支出就达到20多万元。

  即使是区域零售企业的哈尔滨中央红集团一年的电费支出也在1000万元以上,其一个4万平方米的百货店一个月的电费平均也在40万元左右。

  在零售企业中,任意拎出一个不起眼的门店,其电费支出都是一笔不小的数字。“电老虎”在零售行业中是真正地威猛异常。

  哈尔滨中央红集团副董事长李文权无奈地说:“电费是商超运营成本费用中比较大的一项,加上这几年人力成本上升很快,已经把销售增长的一点利润空间几乎都吃掉了,因此,有时你看到销售额在增长,其实净利润在大幅度下降。”

  而对于生鲜商品占比较大的超市发,在电力上的消耗就更大了。超市发总裁李燕川说,中央空调、冰箱冷柜、风扇照明都是超市卖场缺一不可的,尤其超市发对食品安全要求比较严,因此冷柜增加较多,用电量更大。

  如果说“电老虎”本身已经让商超企业感到“压力山大”,那么,一直以来工商电价不统一的问题则让企业更加感到不公平。

  据李燕川介绍,他们一直执行的是工商业标准电价,分为峰尖、高峰、平段、低谷4个段位,但是他们执行的电价与大工业电价相比,平均每度要高出0.22元。“与工业电价相比,一年下来,我们要多交出去600多万元。”李燕川说。

  而这一问题带来的成本压力已经让每个零售企业都插翅难逃,为此奔走、呼吁的大军也一天天壮大。

  虽然近几年来国家也一直在力推工商业用电同网同价政策,但由于历史、地缘等多种原因,这项政策的推行也是步履维艰。

  北京京客隆副总经理高京生说,他们也一直在呼吁,但目前还没有接到统一通知,也没这方面的信息。李燕川也表示,工商同网同价在北京已经提出很长时间,但是一直没有细则,也没有执行。

  然而,在已经开始执行的地区,企业也并未如愿以偿地收获惊喜,甚至在一些企业中因此产生了更大的烦恼。

  出乎意料的“统一”

  在对电价高度关注的零售企业家中,王填是其中之一。2009年的两会上,他针对商业与工业用电同网同价的问题提交了议案,并一直为此高调呼吁。

  令王填欣慰的是,同年8月,他得到了国家发改委明确的回复和对他的建议的肯定,为此他曾由衷地表示,2009年是他当选全国人大代表以来最有成就感的一年!并表示,“心头的一块石头总算是放下了”。

  然而,现实却令王填备感意外。

  2011年11月31日,步步高领到了一份来自湖南省物价局下发的有关电网电价调整问题的通知,根据通知的内容,步步高人欣喜地看到,“商业用电和非普工业用电的价格分别由原来的每度1﹒30元和0﹒782元,统一调整为每度0﹒906元。

  用步步高刘先生的话说,“这次商业用电的降价幅度看起来是蛮大的。”

  但是一个月后,财务交上来的报表让刘先生,包括王填在内都大吃一惊,“步步高100多家门店,用电量较此前没有太大变化,但缴纳费用却多出了上百万元,细一核算,实际电价较行政实施前平均每度上涨了0﹒03元。”

  这是为什么?刘先生解释到,“正是因为执行峰谷分时电价政策的原因,使商业企业在操作中增加了电费的操作步骤。”至于是哪些步骤,刘先生表示不好细谈。但他表示,这增加的上百万元的电费,就意味着给步步高增加了很重的成本负担。“我们会继续向有关部门反馈,争取得到一些支持。”刘先生说。

  而李文权的分析更代表了导致“商业电价降低、费用却升高”的问题的普遍结论:国家虽然推出了工商用电同网同价政策,但却忽略了一点,工业企业一般是在夜间工作,可以享受到低谷时段的最低电价,而商超企业的运营时间主要在白天,使用的正是峰谷时的最高电价,这在工商同网同价的背后显示出了极大的不公平。

  据了解,根据用电峰谷平的一般划分标准,高峰时段为8:00至11:00和18:00至23:00,平谷时段为:11:00至17:00,低谷时段为23:00至7:00。高峰时段电价,按照基础电价上浮50%,低谷下浮50%,平时段电价按基础电价。

  而超市发营业的高峰时间则是7:00至12:00,平谷时段是12:00至3:00,3:00至22:00又迎来了高峰时间,22:00至7:00才是低谷期,“这对我们来说很不合适,因为低谷时间我们正好关门了。”李燕川说。

  而中央红的时间段则是,高峰时间7:00至11:30,平谷时间17:00至21:00,低谷时间22:00至5:00。

  李文权表示,零售企业运营的最大特点是灵活性,各个门店之间的情况不同,因此国家应该根据零售企业的具体特点出台一些有针对性的支持政策。

  看不明白的降与不降

  其实,电价带给零售企业的烦恼并不止眼前这点事儿,一直以来,业内对电价的一种声音就是“看不明白”!

  李文权说:“哈尔滨的商业电价一直没有完全执行到位,虽然现在的用电价格比去年稍微调低了一点,但实际上没差多少。”

  中央红的王女士则疑惑地说道:“电价降了?没感觉出来。”她说她们执行的一直是峰谷平的电价政策,高峰1.34元,平谷0.91元,低谷0.47元。

  而在电费的支付上,零售企业似乎永远是被控制的一方。

  王女士说,每次缴纳的电费是怎样产生的,电力部门没有明细,而企业每个门店的照度不固定、调配不一样,因此也很难掌握用电明细,这就形成了电力部门说不清楚,企业自己也说不清楚的怪现象。企业知道的仅是这些费用会在电力管理部门的电脑上自动生成,然后费用会被电力部门从账面上直接划走。

  更让李文权感到不解的是,在电费的收取上,电力部门总是含糊其词,“你说没降!他们会说已经在按政策执行;你说降了?可在企业这块并没有体现出来。”当然,有一点给李文权的感觉是明显的,即“电力行业对企业比较霸道,若想跟他们进行一些沟通,难度很大。”

  李文权表示,工商用电同网同价政策的推行,已经让他们看到了公平与希望,但他更希望电力部门能更加透明化与人性化,在电价上能够按比例下降,真正做到峰谷平差别用电,让企业感觉更实际、更实在一些。

  而这,也是所有零售企业共同的心声。
  (中华合作时报·超市周刊 记者 张友先)  

  新闻1+1

  节能自救

  □ 墨 影

  从工商电价的巨大差距到逐渐统一,虽然已经迈出实质性的步伐,但这一过程并不能简单走过,由于各种问题的出现,工商用电同网同价的理想状态恐怕还要有很长的路去走。对于零售企业来说靠等是难以解决问题的,因此商家们已经开始节能自救。

  湖南步步高正在进一步推节能型卖场,其卖场电灯,包括普照电灯,都采用了环保型的节能灯,重点照明区域也减少了装灯数量。在新开门店和改造门店中,也采用了环保型的冷链系统,并减少了冷柜、冰柜的用电量。

  高京生表示,在商超用电成本上,国家给予支持是一部分,自身节能自救更加重要,“现在还有很多的节电措施,从技术上和国家推进的节能方式上,有很多方法可以选取,比如控制亮度、及时关闭,同时在管理上严格把关,从细节上节能等。”

  据了解,京客隆为了实现在冷库和冷柜方面的用电节能,将这些设备进行了模式上的调整,比如综合利用机头、一机多体的方式。

  而超市发也开始大量使用节能灯具,甚至电梯也开始向环保型更换。

  高京生说,虽然节电初期要有一些成本投入,但从长远来看,节电还是有所作为的。

转自:联商网